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付兵涛 > 2010年下半年商业银行经营策略建议

2010年下半年商业银行经营策略建议

上半年,商业银行资产负债业务均陷入较大的困境。在贷款业务方面,严格的信贷规模控制,监管部门逐季、逐月甚至逐日监测银行贷款投放进度,大大压缩了银行信贷业务的自由空间。与此同时,上半年、特别是五月份之后,在清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房地产新政以及大力推进节能减排等政策的共同作用下,企业的贷款需求也受到很大压制,商业银行面临贷款供给和需求两面受制的窘境。在债券投资业务方面,由于加息预期一直不太明朗,银行债券投资在缩短久期和提高收益之间艰难地寻求平衡。在负债业务方面,上半年央行三次上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以及2月底到5月初连续11周公开市场操作净回笼资金,与此同时,银行由于新增贷款相对较少,特别是由于票据融资贷款远低于去年同期,派生存款减少,导致商业银行流动性十分紧张,部分资金长期净拆出的大银行也被迫拆入资金,一些小银行更是面临存贷比达标的监管压力。

展望下半年,结合对宏观经济金融形势和调控政策的判断,我们对商业银行提出如下几方面的策略建议:

在资产业务方面:一是在把握信贷投放节奏的同时,加大对重点领域的投放,继续调整信贷结构。下半年监管部门对信贷均衡投放的要求仍不会放松,银行应该在满足信贷均衡投放的同时,加大信贷结构调整力度。一方面,要在做好对在建项目的后续融资支持、积极营销综合收益率高的大项目大客户的同时,密切跟踪国家区域结构和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积极介入西部大开发、战略新兴产业等领域重点项目;另一方面,要加大对节能减排以及三农、居民消费、中小企业等民生领域的信贷支持。从外部环境看,做好中小企业金融服务是满足监管要求和履行社会责任的需要。社会各界对银行中小企业金融服务的期望值较高,满意度较低,监管部门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继年初要求商业银行对中小企业贷款的增幅要高于全部贷款增幅之后,今年6月21日“一行三会”又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中小企业金融服务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了更加详细的要求。从内部需求看,目前大企业、大项目竞争激烈,贷款利差越来越小,而小企业议价能力相对较弱,银行贷款利差要高得多,大力发展中小企业信贷业务,有助于提高商业银行的总体利差水平。尤其是在今年严格信贷规模控制的大背景下,中小企业贷款属于单项规模,客观上也要求商业银行用好用足这个规模。

二是不能放松对消费信贷的营销力度。房地产新政之后房屋销售量大幅萎缩,而今年下半年的汽车销售情况也不容乐观,商业银行面临消费信贷需求下降、同业竞争压力加大的局面。针对这种情况,商业银行首先不能动摇对消费信贷重要性的认识,市场需求下降只是暂时的,银行可借机加强对营销服务队伍的培训,同时加大对消费信贷产品的创新力度,为将来的市场竞争积蓄力量。当然,商业银行仍需要多维度加大对潜在消费信贷业务的营销,例如今年的保障性住房建设面积远超去年,银行需要前瞻性地介入相关项目的前期服务,为今后争取住房按揭贷款业务埋下先机。

三是抓住时机提高债券投资收益率。尽管银行间市场拆借利率仍处于上升通道,但今年加息的概率已经大大降低,商业银行在进行债券投资时,应该审时度势,多配置一些收益相对较高的品种,提高债券投资的综合收益率。

在负债业务方面:一是要继续加大对储蓄存款的营销力度。上半年商业银行储蓄存款竞争十分激烈,一些中小银行甚至出现了返现金、送金条等变相“高息揽存”现象。下半年商业银行对储蓄存款的争夺仍不会放松,但我们认为,“高息揽存”等行为并非正道,向存款客户提供更多优质金融服务,提高客户资金的综合收益率,增加客户的粘度和忠诚度,才是储蓄存款营销制胜的关键。例如,开发更多适销对路和期限设计合理的理财产品,就是商业银行留住存款客户的有效渠道。

二是要大力发展跨市场业务。尽管上半年资本市场持续低迷,银行并无存款搬家的压力,但在市场有规模较大的IPO、次级债发行等资本市场融资项目时,仍会对银行的短期流动性造成很大压力,这时基金托管、证券期货第三方存管等与资本市场相关的业务就显得十分关键。

三是要尽可能争取财政资金代理业务。市场普遍预计今年国家财政收入将突破8万亿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财政大国。财政收入最终要通过各种途径花费出去,这就需要借助银行的支付清算渠道,如国家对“三农”的各种补贴,包括新农保、新农合的财政支持部分,如果哪家银行能够争取到相关项目的资金代理资格,将为其带来非常可观的沉淀资金。这方面,大银行由于其遍布全国的机构网络,具有天然的竞争优势。

在中间业务方面:一是要大力发展外汇业务。6月17日,人民银行、财政部、商务部、海关总署、税务总局和银监会联合发布《关于扩大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扩大了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范围,将试点地区由上海市和广东省的4个城市扩大到北京、天津、内蒙古、辽宁、上海、江苏、浙江等2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境外地域则由港澳、东盟地区扩展到所有国家和地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是一项长期战略业务,商业银行应从开发外汇金融产品、挖掘境内客户、培养境外客户、增设境外分支机构四个层次逐步入手,进一步拓展此项业务。同时,扩大境外代理清算网络,保证服务系统和网络先进性,加强成熟国际贸易结算产品的研发和推广,适应广大客户跨境人民币结算和融资服务的需要。此外,随着人民币二次汇改启动,企业汇率风险管理的金融服务需求也将大大增加,这都是商业银行应该及时跟进的领域。

二是大力发展投资银行业务。促进经济结构调整的一个重要途径是推动企业的优胜劣汰和兼并重组,去年出台的十大产业振兴规划,基本上都把推动行业内的企业兼并重组作为一条重要的措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6月30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研究部署促进企业兼并重组,预计今后企业兼并重组的步伐将进一步加快,从而为商业银行拓展财务顾问等投资银行业务提供很大的商机。

三是积极审慎发展信托业务。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部分银行通过与信托公司合作的方式,利用信托类理财产品,成功实现贷款的表内外腾挪,有效规避了有关存贷比、信贷额度控制等诸多监管措施。今年上半年,房地产调控之下的房产信托产品则十分火爆。有关数据显示,2010年上半年,新成立的房地产信托接近140款,规模超过350亿元,而2009年全年只有181款,规模为327亿元。应该说,尽管现在监管部门已经开始收紧对信托产品的监管,信托业务仍有很大的市场需求,信托产品也确实能为银行带来了不菲的中间业务收入。但必须指出的是,对于银行担保的保底型信托产品,本质上银行是要承担违约风险的,因此银行对信托业务必须采取积极审慎的态度,既要积极发展,又要严防风险。

在风险管理方面:一是要继续强化房地产风险管理。房地产新政之后,大部分商业银行都进行了有关房价下跌的压力测试,据媒体报道,一些银行可以承受房价下跌30%-40%的幅度。我们认为,部分银行的压力测试结果可能过于乐观,一方面压力测试结果对模型设计、参数选择等外部假设条件依赖性很大,一旦有部分假设出现较大偏差,就会极大影响预测的准确性。另一方面,各银行的房贷结构(客户结构、区域结构、产品结构等)差别很大,着眼于总体的压力测试会忽略局部性高风险,而局部性高风险一旦爆发,则可能产生很大的传导风险。

二是警惕经济形势变化和政策调整带来的风险。近期PMI等经济指标显示,今后的经济形势仍很复杂,宏观经济调控政策也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商业银行应对形势变化和政策变动的潜在风险做好前瞻性的准备。例如近期人民币二次汇改启动后,尽管我们认为总体升值幅度不会太大,对经济的总体影响也在可控之内,但具体到不同行业,则可能有很大的差别,例如钢铁行业,因为同时要面临外部贸易壁垒、取消出口退税、产能过剩严重、差别用电价格等多重负面因素,商业银行需结合自身的信贷和客户情况,进行必要的保全工作。

三是要加强国别风险管理。尽管爆发于2008年秋季的全球性金融危机逐步过去,但由此带来的局部性危机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先是去年的迪拜债务危机,然后是今年上半年“欧猪五国”的主权债务危机。尽管这些区域性的金融危机对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不会有很强的直接冲击,但商业银行却不可掉以轻心,一旦海外代理行、贸易信贷交易对手出现违约风险或者信用评级被下调,都将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风险暴露。最近银监会刚刚颁布了商业银行国别风险管理指引,商业银行应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积极做好国别风险的管理工作。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