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付兵涛 > 转载:央行如何洞烛机先?

转载:央行如何洞烛机先?

央行如何洞烛机先?

来源:《新世纪》-财新网作者:胜寒

2008年秋雷曼兄弟倒闭、金融危机全面升级时,全球央行中哪一家率先降息?2009年夏金融市场趋于稳定、经济走向复苏时,又是哪家央行最先退出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你可能想象不到,答案只有一个—斯坦利•费舍尔领导下的以色列央行。

在全球经济理论界和中央银行家的圈子,67岁的费舍尔都深孚众望:他不仅是一位出色的经济学家,而且是当今世界名副其实的经济领袖之一。

费舍尔1966年博士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MIT),此后1977年至1988年又在MIT任教。求学期间,费舍尔师从保罗•萨缪尔森和罗伯特•索洛;费舍尔的学生中,既有格里高利•曼昆、肯•罗格夫,更有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

真正使费舍尔获致国际声望还是他在国际组织的履历。1988年至1990年,费舍尔出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1994年至2001年底,他又担任IMF第一副总裁。1994年“龙舌兰”金融危机爆发,费舍尔与IMF时任总裁一道主持了对墨西哥的救援计划。

身为犹太人的费舍尔一直有着深厚的以色列情结。1984年,以色列的通胀率一度高达445%。1985年,费曾受命参加里根政府经济顾问班子,以稳定以色列经济。时至今日,在费舍尔的办公室,还有一整面墙贴满了因严重通胀而作废的纸币。它时刻提醒着中央银行家的最重要职责—维护币值稳定。

深厚的学养、宽阔的国际视野和对以色列的深刻了解,使费舍尔成为2005年初以色列央行行长的理想人选。费舍尔在特拉维夫的政经圈子中被广泛视为局外人,然而时任以色列财政部长、后来的总理—内塔尼亚胡给了费舍尔最坚定的支持。

费舍尔在以色列央行的最大成就,当然是成功引领以色列经济平稳度过2007年-2009年全球经济危机。2008年10月7日,在美、中、欧、英等七家央行联手降息前,以色列决定将基准利率降低50个基点,并此后连续降息七次,于翌年4月降至0.5%。2009年3月,以色列央行决定干预外汇市场,买入美元以使本币贬值。短短两季度,以色列谢克尔对美元贬值22%,从而给该国的出口导向型经济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2009年8月25日,以色列央行又在全球央行中第一个加息,开始退出非常规的货币政策;时至今年4月,已经连续加息四次。与此同时,以色列经济强劲复苏,去年四季度的GDP环比折年率达4.9%。

尽管以色列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影响微乎其微(它的人口不到北京市的一半,而经济总量与辽宁省相当),然而近年来以色列央行总能走在经济周期的前面。“洞烛机先”(Ahead of the curve)几乎是对央行的最高评价,这主要是由于费舍尔的远见和领导能力。

费舍尔对以色列央行的贡献还不止于此。2010年3月16日,在长达数十年的讨论和政争后,以色列国会正式通过了新的中央银行法,正式奠定了以色列迈向西方现代央行的制度基础。在新的法律框架下,以色列央行将成立由六名成员组成的货币政策委员会,从而改行长决策为委员会决策;央行新的政策目标不仅包括价格稳定和经济增长,特别把金融稳定作为第三大目标,这就给了央行宏观审慎的监管权力。

特别值得强调的是,费舍尔把个人是否连任与新的中央银行法是否通过挂钩,从而给了改革最直接的助力。今年3月17日,费舍尔宣布连任,任期至2015年。

正因为费舍尔的特殊经历和地位,以色列央行的成功经验可能难以复制。然而,我们也不难看出灵活、高效的货币政策决策的一些共性。

对于政府而言,它意味着坚持专家管理,给央行独立决策的权力;不干涉货币政策的日常事务,靠法律和制度而不是行政命令来规范中央银行的行为。对于中央银行家而言,它意味着明确货币政策的目标,用经济数据和事实说话,敢于捍卫央行的公信力和政策的独立性,在与政府和市场周旋时既坚持原则又不失圆熟。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