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付兵涛 > 增长的背后

增长的背后

根据上周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一季度宏观经济总体呈现出高增长、温通胀的良好开局。。从经济增速看,一季度GDP实际同比增长11.9%,增速同比提高5.7个百分点,经济增速连续四个季度回升。从价格走势看,一季度CPI同比上涨2.2%,也在年初确定的3%的目标之内。

经济增速大幅反弹而通胀相对温和,大大提升了人们对经济的信心。居民信心方面,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前两个月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04.5,也是连续四个季度回升。企业信心方面,一季度企业家信心指数为135.5,连续五个季度回升。居民信心连接着消费,企业信心连接着投资,因此,尽管今年并没有出台比去年更多的消费和投资刺激政策,但一季度无论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还是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都依然强劲。

不过,当前的经济形势仍须保持清醒头脑。一方面,当前的良好形势并不稳固。一季度的高增长,很大程度上是政策刺激的结果,也与去年同期基数较低有关。去年一季度GDP增长6.2%,如果以2008年一季度为基期,今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比2008年一季度,两年平均增长9%,低于2000年到2009年平均增速1.2个百分点。尽管CPI还不是很高,但通货膨胀预期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在进一步增强。央行所作的城镇储户调查显示,一季度经季节因素调整的居民物价预期指数在继续走高。因此,对潜在的通货膨胀风险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要知道,很多时候影响人们决策的,并不是当前怎么样,而是他认为未来会怎么样。而一旦人们对物价上涨达成一致性预期,就具备自我加速实现的可能。

另一方面,制约经济发展的一些长期性问题仍没有改善。首先,收入分配改革尚未启动。中国居民消费不足,制约消费的一个根本原因是收入分配不合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用整整一段的篇幅论述改革收入分配的问题。但是,一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308元,同比增长9.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5%。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1814元,增长11.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9.2%。低于同期的GDP增速,更远低于一季度财政收入34%的同比增速,这意味居民在经济初次分配中的比重还在下降。其次,民间投资仍不够活跃。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归根到底要靠民营经济的恢复。为促进民间投资,国务院3月24日召开的常务会议研究部署了进一步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政策措施,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制定具体办法,但是相关政策的出台时间、以及对政策的效果仍有很多不确定性,民间投资的信心仍有待提升。
有一个数据或许可以从侧面反映民间投资的活跃情况,年初以来,义务小商品景气指数已经连续3个月下降。其次,工业结构仍不合理。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9.6%,但重工业增长22.1%,轻工业增长14.1%,工业偏重的问题还在加剧。
总体来看,年初所确定的今年经济工作的三个目标――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调整经济结构和管理通胀预期,第一个目标已经实现了快的要求,但能否平稳,还不十分乐观,因为顺差仍在下降、下半年的同比基数会提高;第二个目标任重道远,需要长期性的政策安排;第三个目标压力越来越大,决策部门投鼠忌器,担忧紧缩政策会影响经济复苏,却可能会为未来埋下更大的隐患。这也许正应了总理年初所说,今年是经济形势最为复杂的一年。经济政策如何调整,考验着决策者的智慧。
对银行来说,由于利差已经开始回升,盈利状况将好于去年,应该抓住时机推进结构调整,如客户结构、区域结构、收入结构等等。同时还应作好对一些潜在风险的防范,如国务院房地产新政之后房地产市场可能出现的调整风险,贷款规模控制可能导致的部分企业资金流断裂的风险,去年高增长信贷可能在今年出现的不良苗头,等等。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