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付兵涛 > 年中经济观察|全口径社会融资少了,忧还是喜?

年中经济观察|全口径社会融资少了,忧还是喜?

在讨论上半年经济状况时,有一个比较难以准确回答的问题:与去年相比,社会融资到底是多了还是少了?

 

从银行人民币贷款看,1-5月份新增6.7万亿元,去年同期为6.1万亿元,显然是增加了。特别是由于央行MPA考核收紧的原因,银行贷款规模显得极为紧张。

 

有争论说银行贷款多增和规模紧张很大原因是直接融资成本上升导致部分企业债券融资转为贷款融资,以及部分行业特别是房地产资金回笼放缓和其他融资渠道首先被迫转向银行贷款。但涵盖直接融资的社会融资规模增量,1-5月份为9.4万亿元,去年同期为8万亿元,同比多增1.4万亿元。

 

又有争论说,仅仅看社会融资规模也不够,还要把地方政府债券包括进来,因为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券绝大多数用于地方基础设施项目投资,当年讨论社会融资规模指标时就有不少人认为应该包括进社会融资规模中。数据显示,今年1-5月份地方政府债券增加了1.3万亿元,而去年同期增加了2.4万亿元。也就是说,如果考虑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因素,则今年全口径的社会融资规模只比去年多了3000亿元,增幅不到3%。

 

更有争论说,把地方政府债券考虑进来还不够,还应该把理财融资、产业基金等包括进来,考虑到上半年监管部门加大金融同业去杠杆和财政部清理不规范的产业基金等融资行为,理财融资、产业基金融资肯定明显少于去年同期,则上半年的实际融资规模应该也低于去年上半年。但理财融资、产业基金的数据基本上没有系统统计(也许有,没公开),粗略估计,包括理财融资和产业基金的更广义社会融资规模应该少于去年同期。

 

但仍然有争论,最全口径的社会融资规模还应该把FDI、保险资金债权投资计划、创投资金以及信用证、保函、福费廷等银行表外业务包括进来。1-5月份实际使用外商直接投资为50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6.7%。保险资金债权投资计划应该也是下降的,但创投资金特别是信用证、保函等数据几乎难寻踪影。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非常重要的三个因素需要考虑:一是MPA考核导致表内贷款规模紧张可能促使个别银行通过资产证券化或者资产转让的方式让部分贷款出表,二是银行不良贷款处置步伐可能加快,三是债转股。这三个因素都会导致贷款增量被拉低。当然,这三个因素也几乎难以找到完整的数据。待上市银行半年报告公布之后,或许可以估测一下后两个因素的影响有多大。

 

把上述所有因素都考虑进来,总的估测,全口径的融资规模今年上半年应该是少于去年上半年,或者说就算增加增幅也会非常低(例如只考虑地方政府债券的因素为增长3%)。那么问题又来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答案取决于你是悲观派还是乐观派。

 

对悲观派来说,贷款多增而实际融资规模少于去年同期,意味着真实的融资需求并非如贷款规模紧张所显示的那么旺盛,上半年特别是一季度的经济增速回升不可持续。

 

对乐观派来说,实际融资规模少于去年同期而经济增速高于去年,或者说一块钱的融资资金创造出了更多的GDP,意味着社会融资的边际产出效率明显提升,经济内生动力在增强!




相关文章

年中经济观察系列之三:M2增速为何超预期下降

年中经济观察系列之二:M2增速30年来首次跌破两位数的三重启示

年中经济观察系列之一:制造业投资回升透露出的经济信号

调研札记之五:到底什么是“僵尸企业”?

调研札记之四:企业价值取决于管理资源的能力

调研札记之三:地条钢是怎么炼成的?

调研札记之二:洼地反弹、地条钢与矿石贸易

调研札记之一:房价、去产能与金融乱象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