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付兵涛 > 保持政策稳定性和连续性的含义:利率仍有上调的必要

保持政策稳定性和连续性的含义:利率仍有上调的必要

上周公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任务分解文件提出,要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提高针对性、灵活性和有效性。三月份即将结束,虽然一季度的整体经济数据要到四月份才能公布,但一些数据表明,经济复苏态势良好,通胀压力不容低估,仍须保持坚持总体从紧的货币政策,并增加政策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首先,经济保持良好复苏态势。国家统计局上周日公布,1-2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同比增长34.3%,即使扣除物价因素,工业企业效益仍然好于金融危机前三年(2005-2007)的平均水平。1-2月份制造业PMI曾经连续小幅,但都处于50%的扩张区间,而且上周四汇丰银行发布的3月份中国制造业PMI(预值)回升至52.5%(2月份汇丰中国制造业PMI为51.7%)。服务业方面,前两个月全社会客运量58.51亿人次,同比增长8.5%,高于过去几年的平均水平。前两个月第三产业用电量885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5.88%,高于去年全年增速,也高于危机前两年的增速。这意味服务业也保持较高增速。

其次,未来通胀压力不容低估。去年以来的紧缩政策对通胀的抑制作用已经开始显现,但未来的通胀压力依然不容低估。一方面,去年原材料价格上涨对下游产品的价格传导仍未结束。媒体报道,近期日化企业正在掀起3年以来最大规模的涨价潮,一些品牌服装也悄然涨价。另一方面,春节以来,仔猪及猪肉价格的反季节上涨,也需要给予充分重视。瘦肉精事件可能促使猪肉价格在短期内有所回落,但如果这导致已经持续下降的母猪存栏量进一步下降,在将来瘦肉精事件的影响逐渐淡化、猪肉需求恢复时,猪肉价格可能出现报复性反弹。特别需要强调的是,2007-2008年上半年的那轮物价上涨中,“结构型通胀”的提法一度十分盛行,理由是当时物价上涨主要由食品和能源价格引起,当时CPI同比最高达到8.7%,而扣除食品和能源的CPI同比最高也只有1.2%。但去年以来的这轮通胀,却是明显的全面上涨。去年12月份以来,扣除食品和能源的CPI同比涨幅已经连续三个月在2%以上,其中1月和2月分别为2.6%和2.3%。

最后,当前政策的重点仍是抑制通货膨胀,并把握好政策的力度和工具组合。货币政策方面,随着央票一二级市场利率倒挂问题得到解决,央票发行已经恢复正常。上周1年期央票成功发行500亿元,公开市场操作净回笼资金1030亿元。这将减少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上调的压力,央行回收流动性的主动性和操控性增强,对市场的刚性冲击也大大降低。利率仍有继续上调的必要,这不仅是应对负利率、抑制通胀的需要,也是降低投资需求、巩固刚刚出现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效果的需要。在信贷规模总体偏紧的环境下,小企业等领域融资难问题更加突出,更需要差别化的信贷政策。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工具具有较好的针对性和灵活性,但应该进一步完善其对金融机构的正向激励作用,可以考虑的一个思路是:在计算商业银行差别存款准备金率时,将金融机构对“三农”、小企业、保障房等领域的新增贷款从“贷款增量”指标中扣除。

相对来说,财政政策具有更强的针对性和灵活性。针对具体行业的中长期规划和政策优惠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一是营造有利于服务业发展的市场环境,比如尽快实现鼓励类服务业用电、用水、用气、用热与工业基本同价。二是加快《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0〕13号)的细化和落实,切实放宽市场准入,真正破除各种有形和无形的壁垒。民间投资环境的改善,将有助于吸引流入资产市场的资金重回实体经济,还能缓解因房地产投资下降可能出现的投资下滑。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