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付兵涛 > 银行业乱象有五大深层次原因 整治需正本清源

银行业乱象有五大深层次原因 整治需正本清源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中国银监会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一纸发文,再次引发人们关于银行业市场乱象的热议。

银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在答记者问中表示,在经历了2017年“三三四十”等一系列专项治理行动之后,银行业经营发展呈现出积极变化,金融市场乱象和违法违规行为高发多发势头得到初步遏制,但是金融风险高发多发态势依然复杂严峻,银行业股东管理、公司治理和风险防控机制还比较薄弱,市场乱象生成的深层次原因没有发生根本转变,打赢银行业风险防范化解攻坚战的任务仍很艰巨。

透过《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意见》和《2018年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工作要点》两个材料,我们可以看出,当前银行业乱象主要包括五个方面:一是资金脱实向虚在金融体系空转,二是公司治理不健全,三是违规加杠杆、加链条、监管套利,四是合规意识淡薄、制度缺失,五是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不力。银监会整治银行业乱象的工作也主要围绕这五个方面展开。

相信随着银监会相关工作部署的逐步推开,银行业市场乱象必将得到大大缓解,进而促进金融与经济的良性循环。但治标先治本,治标只能管一时,治本才能管一世。在笔者看来,银行业市场乱象的深层次原因,可以归结为五个方面:

第一,部分银行人对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认识还不到位。部分银行人仍然以敷衍和应付的心态来对待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要求,还没有从思想意识的深处认识到这是银行业安身立命的根本出发点。进一步深挖,受此前种种因素的影响,部分从业者养成了非常不好的行业或者职业优越感,并没有真正认识到银行本质上只是一个服务行业,服务意识严重缺乏。反映到经营活动中,部分人对服务三农、小微等领域还是抱着满足监管要求、应付差事的态度,而没有从骨子里把这些客户作为平等的合作伙伴对待。

第二,部分银行尚未从高增长高盈利的惯性中平稳着陆。银行业经过此前刚刚经历了长达将近20年的黄金发展期,资产规模快速扩张,行业整体盈利水平明显高于其他行业,利润增长多年保持两位数水平。但从2013年以来,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银行业发展也回归常态,这两年银行业利润增速回落到个位数水平,利润率和增速都明显低于很多其他行业。但部分银行习惯了之前的高增长,并不愿意坦然接受低增长的现实,各种投机冒险、盲目套利甚至违规牟利以试图保持高盈利高增长的行为就应运而生。

第三,部分银行陷入转型误区。经济在转型,银行业也需要加快转型,但很多银行都或多或少陷入转型误区。误区之一,是盲目追求提高中间收入占比。很多人简单通过国际对比,认为中国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占比偏低,却忽略了中间业务收入占比其实与经济发展阶段、社会融资结构有很大的关系,中间业务收入占比高低并不一定代表银行经营管理水平高低。其结果就是不少银行都通过息转费来变相提高中间业务收入,甚至依靠银企关系优势变相乱收费。误区之二,过快到来的负债业务理财化。回顾银行理财的发展历史,很大程度上源于规避监管(如规避贷款集中度要求、规避贷款投向的行业限制要求、规避存款利率上浮的限制等等)的临时性、应急性业务,但不成想却在各种机缘下成为一个快速发展的业务领域,在对存款主业造成巨大冲击的同时,也因先天不良而造成理财业务的种种乱象。误区之三,拔苗助长式的公司业务投行化。大企业融资脱媒趋势加剧带来银行公司业务的焦躁和压力,很多银行试图以公司业务投行化来应对,但对承销、投资、并购这投资银行的三大核心业务,银行既缺乏前两项的牌照和资质又缺乏后一项的能力,结果就是各种通道盛行。

第四,部分银行内部管理粗放化。由于之前主要靠规模扩张,由于之前有较强的盈利能力,很多银行对精细化管理都一直停留在喊口号的阶段,因为并没有太强的动力。当潮水退去时才知道谁在裸泳,现在一些银行暴露出来的泄露客户信息、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不力等问题,本质上是内部管理能力不强的表现。

第五,存在监管空白。银行并非活在真空中,发生在银行业机构身上的问题,板子也打在银行身上,但相当部分是源于外部机构的干扰或者传染,例如非法集资的问题。由于长期的分业监管和机构监管导向,监管部门“谁的孩子谁抱”,但野孩子谁抱?

因此,在坚决按照银监会的部署推进银行业市场乱象集中整治的同时,还要针对其中的深层次原因,对症下药,正本清源。第一,要引导银行进行理念转型。银行要准确把握经济发展新时代和金融发展新时代的深刻内涵,贯彻落实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切实转换发展理念、经营模式和服务重点,真正树立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意识。第二,要建立科学的考核导向。国家对银行(主要是国有银行)的考核要更加注重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益以及风险防范能力,淡化对银行规模和利润的考核。投资者和资本市场也要顺应银行平稳增长大趋势,将对银行的估值和评价更多的放在银行盈利的可持续发展能力上。银行自身也要回归平常心,接受社会平均水平的增长。第三,要尽快推动金融监管从结构监管向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转型,消除监管空白,提升监管效力。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