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付兵涛 > 美联储降息猜想

美联储降息猜想

多种迹象显示,美联储在今年下半年降息的概率越来越大。
 
第一,近期部分美国经济数据下滑超预期。新近公布的美国 5 月制造业 PMI 和 4 月新屋销售数据,均大幅低于预期。5 月美国 MARKIT 制造业 PMI 下跌到50.6%,接近荣枯线,为 9 年来最低。美国 10 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至2017 年 10 月以来最低水平。3 个月国债和 10 年期国债收益率在年内出现第三次倒挂。6月7日美国劳工部发布数据显示,美国5月非农部门新增就业岗位仅7.5万个,出现大幅下滑且远低于市场预期。
 
第二,全球经济放缓,多个经济体开始降息。6月4日,澳洲联储宣布启动首次降息周期,下调现金利率(CASH RATE,澳大利亚基准利率)25个基点至1.25%。这是澳洲联储自2016年8月以来的首次降息。澳大利亚是继新西兰之后,第二个宣布降息的发达国家。除了这两个发达国家之外,有一些发展中国家也开始降息。5月7日,马来西亚央行宣布将隔夜政策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3%。这是该国自2016年7月以来首次下调基准利率。6月6日,印度央行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5.75%,为年内的第3次降息,利率降低至9年内最低水平,并将货币政策立场调整为宽松。
 
第三,美联储高层近期发言被市场解读为可能降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刚刚结束的芝加哥联储货币政策策略、工具和沟通实践会议上,提出如果贸易摩擦弱化经济形势,美联储准备好为维持经济扩张而适当行动,被解读为对降息持开放态度。今年票委、俗称“美联储大鸽”的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表示,美联储当前的基准利率设定“不合适地偏高了”。受此影响,芝加哥商交所CME联邦基金利率期货工具显示,7月份降息的概率接近56%,9月份至少降息一次的概率接近87%。
 
在回顾了美联储政策利率调整历史及通胀、就业、国债利率等数据后,我觉得美联储在下半年降息概率是比较大的,唯一的障碍是就业数据:5月份的非农就业数据不足为凭,失业率处于50年来最低水平。特别是,新增非农就业月度之间波动较大,美联储决策受短期波动影响较小。5月份新增非农就业为7.5万人,但是之前在2016年5月份、2019年9月也曾经出现过分别只有1.5万人和1.8万人的新增非农就业,说明这个数据本身就容易收到外部因素临时干扰出现大的波动。最关键的,美联储最看重要的两大目标之一失业率,目前仍维持在4%以下的50年来最好水平。也正因为这一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表态并没有提到降息,而联邦基金利率期货工具的波动率本身也很大,会随着市场情绪的波动而快速调整。
 
不过,最有价值的发现不在于美联储在下半年到底会否降息,而是三个经验性规律:
 
第一,过去40多年,美联储经历了4轮完整的基准利率调整周期,每一轮周期的利率上限和下限都逐步回落(下图)。仅从趋势外推,近期也差不多到了该降息的时候了。
 
 
第二,美联储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呈现螺旋式波动下降态势(下图),一般认为长期国债收益率反映一个经济体的经济长期增长潜力,不知道这否反映美国经济的长期衰退趋势?另外,从过去几轮周期看,美联储一般在10年期国债收益率开始下降后才选择降息,今年以来这个趋势也很明显。
 
 
第三,美联储利率调整高度关注通货膨胀,而且往往具有领先通胀走势,也就是说总体上看,美联储每一轮利率调整都会先于CPi转向而东,从而起到平抑CPi波幅的作用(下图),因此必须承认,美联储的政策调整是较为具有前瞻性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