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付兵涛 > 当铺罪与罚

当铺罪与罚

近期有互联网大佬抨击传统银行仍然是当铺思维,当铺似乎被当做丑陋落后事物的代名词。当铺恶名其来有自,多数源于文学作品。

 

其一是鲁迅的作品。2011年国庆节自己与朋友一起到绍兴旅游,参观三味书屋时,导游说鲁迅当年的桌子上刻着一个“早”字,说有一天鲁迅大早上去当铺当东西换钱,又去药铺取药,然后送回家让家人煎药给父亲吃,再到书屋就迟到了,被私塾先生罚站,但是孤傲的鲁迅并不多加解释,而是默默的在自己的书桌上刻了一个“早”字,提醒自己以后不能再迟到。

 

记得中午课本上似乎有一篇鲁迅的文章,提到对当铺的恶劣印象。今天在度娘上检索,原来鲁迅《呐喊》自序中曾说:“我有四年多,曾经是常常——几乎是每天出入于质铺和药铺里,年纪可是忘记了,总之是药店的柜台正和我一样高,质铺的是比我高一倍,我从一倍高的柜台送上衣物或手饰去,在侮蔑里接了钱,再到一样高的柜台给我久病的父亲买药”。

 

其二是《金瓶梅》中西门庆发家之一就是开了一个当铺。搜到一篇专业研究文章,专门统计了小说中提到当铺的文字,比如,第20:“西门庆自娶李瓶儿过门,又兼得了两三场横财……又打开门面两间,兑出两千两银子来,委傅伙计、贲第传开解当铺,女婿陈敬济只掌钥匙,出人寻讨;贲第传只写帐目,称发货物;傅伙计便督理生药、解当两个铺子,看银色,做买卖。潘金莲这边楼上,堆放生药。李瓶儿那边楼上,厢成架子,搁解库衣服首饰,古蓝书画玩好之物。一日也当许多银子出门.”第45:“贲四拿了一座大螺铀大理石屏风,两架铜锣铜鼓连铛儿……要当三十两银子。”应伯爵说:“没说的,赎甚么?下坡车儿营生.及到三年过来,七本八利相等。”第95:“平安儿一日在假当铺,看见傅伙计当了人家一副金头面,一柄镀金铁饭钩子,当了三十两银子。那家只把银子使了一个月,加了利钱就来赎讨。”由于当物被平安儿偷走,当者没有赎到所以在铺前吵闹.并说:“我当了一个月,本利不少你的,你如何不与我头面、钩子?值七八十两银子。”后来傅伙计签应赔他60两银子,当者嫌少不肯。当然,后来领回赃物还了当者。为此,“月娘见这等合气,把印子铺只是收本钱赎讨,再不解当出银子去了。”文章从小说关于当铺的描述,结合其他历史资料,说明代嘉靖、万历年间,是典当行业发展的繁盛时期,这与当时商品经济的发展及白银的流通大有关系,所以,典当行业的经营管理也渐趋完善。

 

当铺的业务,其实就是小额抵押贷款,而且针对的是非标准化的动产提供的小额短期贷款。与银行抵押贷款不同地方:一是当铺不能吸收存款,没有杠杆,完全用自有资金进行放贷;二是银行对借款用途有要求,当铺不管,爱干啥干啥。三是银行抵押贷款一般是要求标准的抵押物,房地产等不动产、股票、其他有价证券、仓单等等,但是当铺对抵押物没有什么明确要求,几乎是来者不拒,只要是当铺认为有价值的都可以。四是,银行抵押贷款的大质押物只是作为第二还款来源,主要还是看客户的经营性还款能力(消费贷款要看贷款人收入),当铺是只看抵押物,不关心借款人信用、资质等情况。

 

基于以上差异,向当铺借钱需要面临三个方面的苛刻条件:第一,当铺的典当利率是比较高的,肯定在两位数以上。第二,当铺的抵押率比较低,一般不会超过50%,也就是当铺最多只会给予典当物价值一半的资金;而且这个价值是由当铺说了算,并没有一个市场公元价值来参考,而当铺通常是会狠狠压低价值评估的。第三,当铺资金的时间比较短,绝当期也比较短,会导致很多典当物被当铺处置营利,甚至没收自用。

 

正因为如此,当铺的客户多是中低收入群体,很多都是走投无路者。这也是当铺恶名的根源:盘剥弱势群体。

 

但是,客观来说,典当行以其短期性、灵活性和手续便捷性等特点,其实是银行贷款业务的一个有效补充。在历史上,也的的确确为很多人解决了燃眉之急,起到了关键时候救命的作用。就说鲁迅先生,他小的时候如果不是有当铺存在,他为父亲买药的钱何处筹集?拿着东西去药店估计是换不来药的,向亲戚邻居借钱估计也是走不通的,至少是不持续的。这也是当铺早在南北朝时就出现并延续千多年不衰的根本原因!

 

当铺的问题在于虽然干着类似于银行的业务,但长期以来并没有得到合理的、足够的金融监管。1993年之前,全国典当行业均由体改委主管。1996 年,典当行业主管部门转变为现在的商务部。2000年,典当行划归经贸委主管。2005年,典当行划归商务部、公安部,同年41日,两部委联合公布《典当行管理办法》并沿用至2018年。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强调加强金融风险防范和严格金融监管。2018514日,商务部发布《商务部办公厅关于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和典当行管理职责调整有关事宜的通知》。通知称商务部已于2018420日将制定融资租赁、商业保理和典当行三类公司的业务经营与监管职责划给银保监会。典当行总算被纳入正规监管体系!

 

数据显示,截至201712月底,全国共有典当企业8483家,从业人员4.9万人,当年发生典当额2899亿元,年底余额963亿元。虽然规模不大,但是是中国金融体系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不正是马大师所说的金融生态体系所必须的一份子么?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