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付兵涛 > 沉着应对有效信贷需求下降

沉着应对有效信贷需求下降

继四月份宏观经济数据普遍低于预期之后,近期几个数据再次引起市场担忧:一是希腊出现退出欧元区风险,欧元贬值、美元走高,人民币对欧元汇率迭创新高,远期市场人民币对美元再次产生贬值预期;二是银行有效贷款需求疲弱,据媒体报道,四大行5月份前20天新增贷款仅340亿元;三是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上周五公布,5月份中国制造业PMI为50.4%,比4月份下降2.9个百分点。同时,汇丰控股公布的5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降至48.4%,低于4月份的49.3%,且连续第七个月低于50%的强弱分界线。

 

在这个背景下,5月23号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正确处理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调整经济结构和管理通胀预期三者的关系,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要根据形势变化加大预调微调力度,提高政策的针对性、灵活性和前瞻性,积极采取扩大需求的政策措施;对已确定的铁路、节能环保、农村和西部地区基础设施、教育卫生、信息化等领域的项目,要加快前期工作进度。

 

但国务院常务会议也特别强调,既要坚定做好经济工作的信心,同时要充分估计面临形势的复杂性和严峻性,冷静观察,沉着应对,未雨绸缪,牢牢掌握经济工作的主动权。“冷静观察、沉着应对、未雨绸缪”,既是对整个工作全局的原则要求,也适用于商业银行的经营策略调整方向。

 

首先,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并不意味着再次大幅度放松政策。今年工作的总基调是稳中求进,中央政府对经济增速放缓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不可能再出现2008年四季度那样的政策突然大放松。最关键的,尽管经济增速下降,但目前就业形势依然稳定,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公布的劳动力供求比(需求/供给)为1.08就是例证,就业稳则人心稳,这是政策稳定的最大基础。因此,目前的政策调整仍属于预调微调,今后大幅调调整的概率也不大。这里面包括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尽管个别城市出台了鼓励住房消费的措施,但严格实施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的方向不会改变。

 

其次,新增贷款低于预期,是有效需求下降与结构转换交织作用的结果。四五月份以来银行贷款低于预期,来自实体经济的待看需求下降是重要的原因。四月份投资消费出口需求均出现放缓,但在进口方面反映的最为明显,2、3、4月份进口累计同比增增速分别为7.8%、6.9%和5.1%,其中4月份单月进口增速只有0.3%,按此递减趋势,5月份进口额很可能出现同比下降。但我们应该看到,在总体经济需求下降的同时,经济结构转换也在悄然推进。结构转换最典型的是经济增速的区域变化,一季度全国GDP增速只有8.1%,东部省份浙江只有7.1%,但中西部的贵州、重庆增速都在14%以上,一季度中西部投资增速仍高达27%以上。不过,一方面,中西部经济总量相对较小,因此其增速短期内难以完全弥补东部增速下降对整体经济的影响;另一方面,今年的信贷规模调控计划,仍建立在此前的区域基数之上,结果就出现一部分地区有规模无需求、另部分地区有需求无规模并存的现象。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贷款投放。

 

最后,产品与服务创新是银行应对当前形势的不二法门。当前银行业务增长面临双重挤压,一边是有效信贷需求出现结构性下降,另一边是收费业务在监管部门雷厉风行的清理整顿下纷纷退缩。对于前者,银行首先需要做的及时对现行信贷规模分配策略进行微调,赋予分支行更大的信贷规模空间,增加经营行的信贷营销的自由权。在此基础上,还要前瞻性地看到,随着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增加,票据贴现贷款利率已经明显下降,有效信贷需求将随着资金价格回落而逐步回升,银行需要及时掌握客户需求,创新适销对路的金融产品,提前进行市场布局。对于后者,监管部门的收费清查的目的并非禁止收费,而是要求银行收费要与服务相匹配。因此,今后增加中间业务收入的关键就在于“服务”二字之上。其实,随着整体货币信贷环境由紧向松,息改费本来就是不可持续的,商业银行应该以此为契机,切实提高对客户的增值服务水平和能力,在服务客户的过程中分享客户成长价值。(文章始发于和讯网 http://bank.hexun.com/2012-06-06/142159133.html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