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付兵涛 > 稳健货币政策新内涵及其对银行的政策含义

稳健货币政策新内涵及其对银行的政策含义

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所作政府工作报告对2013年工作进行了部署。尽管大部分经济工作内容与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基本一致,但一些重要经济指标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披露,对于我们理解和把握今年的政策走向提供了更多的信息支撑,因为具体的数据比单纯的文字更能反映政策取向的微妙变化。

 

关于今年的货币政策,政府工作报告仍然提出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增强前瞻性、针对性和灵活性。对货币政策最重要的数据指标M2预期增速,政府工作报告的建议是2013年定为13%左右。基于这一数字,今年的货币政策基调尽管仍然是稳健,但与过去几年相比,如果说之前是稳健中性甚至稳中偏松的话,今年的货币政策只能算是稳中偏紧。

 

首先,这低于2012年14%的目标水平,也低于去年13.8%的实际增速。进一步分析,今年的M2增速目标低于去年的实际增速,去年M2增速目标高于上年的实际增速(2011年M2实际增速为13.6%),预期目标与上年增速这一高一低变化,稳健货币政策的含义显然有很大不同。实际上,如果继续往前回溯可以发现,今年的货币供应量增速将是过去十年最低的。

 

其次,从货币供需的角度看,今年的货币供应也比去年略紧。按照经验公式,货币供应量增速应略等于GDP增速加上通货膨胀率再加上几个百分点的流动性增加。从2012年的情况看,GDP与通货膨胀率之和为10.4%,M2增速为13.8%,增加的流动性为3.4个百分点。而今年的情况,GDP增速目标为7.5%(实际可能达到8%),CPI增速目标为3.5%,合计为11%,13%的M2增速意味着今年增加的流动性只有2个百分点。

 

货币政策从稳健偏松转为稳健偏紧,对宏观经济将产生深远的影响。一方面,社会流动性总体过多的局面在悄然改变。当前经济中的很多问题,无论是房地产价格快速上涨,还是通货膨胀压力持续不减,都与2009年为应对百年一遇的全球金融危机所实施的超宽货币政策有关,或者说这是2009年天量货币供应的滞后影响。但不知不觉中,货币供应速度已经从2009年的27.7%逐年下降到去年的13.8%,今年预计还将继续下降到13%左右,也就是说四年之内货币供应速度已经减半。考虑到货币供应的滞后效应,未来几年无论是房价还是通胀,其货币推动的效应都将大大弱化。另一方面,经济增长的动力将发生转换。2012年拉动GDP增长的三驾马车中,投资和消费的贡献率分别为50.4%和51.8%,消费的贡献率十年来首次超过投资。但必须要指出的是,消费贡献超过投资的原因,并非是消费增速突然加快,而是投资增速放缓所致。投资必须有资金支持,投资增速之所以下降,一个非常重要原因是货币供应放缓。预计,今后投资增速将与货币供应速度一起回复到十年前的水平,消费在拉动经济增长中的地位将更加突出。

 

货币政策基调的这种微妙变化,以及来自宏观经济的相应调整,对商业银行意味着什么?至少有三点:

 

第一,商业银行依靠贷款规模扩张实现增长的模式将不可持续。今年13%的货币供应增速,意味着今年新增贷款规模应该在9万亿元左右,比去年的8.2万亿元略有增加,但余额增速大概在14.3%,将低于去年的15%,更远低于2009-2011年平均23%左右的贷款增速水平。商业银行要想继续保持业务和盈利增长,将不得不从之前的主要依靠贷款规模扩大的外延式增长向提升服务和内部挖潜的内涵式增长转变。

 

第二,直接融资规模将继续扩大,银行需要不断提升综合化服务水平。与货币供给应增速放缓相比,这几年包括债券融资在内的社会融资规模扩展很快。2012年企业债券融资已经达到2.25万亿元,相应的社会融资规模达到15.76万亿元。从今年情况看,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拓宽实体经济融资渠道,拟安排发行地方政府债券3500亿元,比去年增加1000亿元。中央财政赤字也增加3000亿元,意味着国债发行量也将大大增加。承销代发各类债务工具这几年已经成为银行中间业务增收的重要渠道,也对银行贷款以外的综合化服务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在今年将表现的更为明显。

 

第三,防范表外业务的潜在风险。2013年以信托贷款、银行承兑汇票为代表的表外业务同比上升43.4%,其中潜藏的监管不到位、操作不不规范等风险不可小觑。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加强对金融机构表外业务风险的监管,商业银行更要在相关业务发展过程中做好对潜在风险的管理。(注:本文已发表于中国城乡金融报20130314)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