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付兵涛 > 对2013年7月份宏观经济数据的几点看法

对2013年7月份宏观经济数据的几点看法

关于经济增速:

7月份工业增加值增速为9.7%,比上个月增速提高了0.8个百分点,也明显高出此前机构预测均值。环比增速也从上月的0.71%提高到0.88%。一般的解读是,在温和稳增长政策的带动下,经济增速开始出现回升。

经济增长的其他佐证指标:7月份PMI统计局为50.3%,回升0.2个百分点,不过汇丰PMI为47.7%,回落0.5个百分点,趋势出现背离,有点奇怪。7月份发电量增速为8.1%,为今年以来最高,当然要剔除一月份的春节异常因素,但是7月份天气比往常要热,不排除是空调用电多增所致,统计局还没有公布分行业的7月份用电数据。 7月份中长期人民贷款新增2431亿元,为4月份以来最高,也可能反映出项目投资在加快。

从三驾马车看:

7月份投资增速与上月持平,累计增速仍为20.1%,但环比增速略有提高,从1.51%到1.58%。我觉得7月份投资数据最需要关注的是,地方项目投资增速仍在下降,中央项目投资增速再次回升到两位数以上,达到12.4%,是保持投资增速不下滑的主要因素,这应该与7月份中央项目加快投资进度有关。国家预算资金增长21.2%,增速加快2.3个百分点。

从大类行业看,二三产业投资增速均有所加快,二产业中制造业投资增速持平,但建筑业投资下降幅度收窄;基础设施投资基本上都属于第三产业,也是政府投资的主要着力点。值得注意的是,房地产投资增速回升0.2个百分点。

但投资的先行指标还在走低,固定资产投资本年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额增速从上月的15.1%下降到13.2%。因此,从后期看,除非中央投资继续加码或者政策效应显现,否则投资增速可能还会下降。

消费方面,7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同比为12.8%,比上月提高0.1个百分点,没有惊喜信息,不过2月份以来,消费零售累计增速已经联系5个月稳步提高,每个月提升0.1个百分点,如果能够持续下去,也将是很可观的。不过,7月份消费环比增速微幅下滑,从1.26%到1.23%。

从消费结构看,对7月份增速回升贡献最大的,一是食品烟酒饮料,估计也与天气热有关,二是金银珠宝,好像7月份又有一波买金小高潮;三是汽车类消费。

出口方面,7月份数据超出市场预期,参见刚才发的数据表格。需要指出的是,7月份出口反弹,主要由一般贸易出口带动,7月份当月一般贸易出口增速为9%,而上个月为1.6%,加工贸易出口仍为负增长,但降幅收窄。不过,7月份出口累计增速比上月继续滑落,因此7月份的出口反弹也可能与去年同期基数相对较低有关。进口方面,7月份也是一般贸易反弹较大,这也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与7月份工业增加值回升相印证。另外,加工贸易进口增速也继续小幅回升,另外,今年以来加工贸易进口增速一直大于出口增速,这也许意味着将来加工贸易出口增速将会回升。

 关于通货膨胀

关于7月份通货膨胀数据,我觉得单纯7月份数据本身没有太多值得说的,2.7%的涨幅与上个月持平,也与此前市场预期基本相当(wind统计的机构预测均值为2.8%)。PPI也基本在市场预期之内(实际-2.2%,预测值为-2.3%)。

我比较关注的有三点:

一是所谓猪周期通胀是否真的在重启?

五月份以来,由于猪肉价格比三四月份明显回升,不少人认为猪周期通胀动力可能在加强,但是7月份猪肉价格环比涨幅仅为1.7%,涨幅比6月份回落了2.9个百分点。也许是七月份天气较常年更热,猪肉消费下降吧。但我个人是不太认可说猪周期通胀又要来的看法的,理由:第一,目前母猪存栏比较高,6月份为5亿头,总体上仍处于09年以来的高位。第二,生猪规模化养殖程度可能在明显提高。有两个证据:首先,国研中心去年底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全国养猪第二大省湖南的规模化明显提升。其次,我春节回河南农村老家过年,发现我们村现在基本上没人养猪了,代之在邻村出现了好几个规模化生猪养殖场。我还专门跑到其中一个养殖场跟老板(我家一个亲戚的朋友)聊了聊。农民不再养猪的原因,我觉得主要是农村劳动力价格提升很快,对农民来说就是机会成本上升。而农民散户养猪,其实是一个很占用劳动力的工作。  当然,生猪养殖规模化程度在总量上到底提高多少,我还没有来得及查找数据,这个应该不难,有待验证。

二是CPI中枢在提高。7月份CPI为2.7%,服务类CPI也为2.7%。实际上2011年以来,服务类CPI涨幅回落了15个月,但回落到2012年3月份1.5%就掉头向上了,比之前两次(07年初和09年初)的低点都高。实际上,前面提到猪肉价格,尽管我怀疑猪周期是否会持续,但生猪养殖成本上升很多,猪肉价格也很难降。因此,四季度开始CPI上到3%以上应该是没问题的。

三是PPI与CPI持续背离还会多久? CPI与PPi已经持续15个月背离,这是近十年来首次出现。这里面当然可以有很多解释,我的问题是,这是否意味着中国通胀运行规律的根本性变化?高善文博士的《经济运行的逻辑》的一个重要推论是,中国的PPI主要受国际价格决定,而CPi由于PPi高度正相关,因此中国的CPi某种程度上也是受国际价格决定的。因为他还认为中国食品价格、特别是农产品价格也是受经济需求影响的。但是,现在PPi与CPi的持续背离,可能在颠覆之前关于中国通胀运行的很多“规律”。

这其中,我觉得是不是有这么几个问题需要关注:首先,PPi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决定并没有改变。我做了个简单的分析,2001-2012年,ppi与CRB综合指数的相关系数为0.74.如果把时间区间拉长到1977年-2012年,则相关系数就大幅下降到0.3不到。  其次,随着房价提高,劳动力成本提高,恩格尔系数下降,中国的CPi预计也将越来越受国内因素影响。最后,CPI与PPi如果继续背离下去,政策调整的难度会更大。之前两次CPi与ppi背离的年份,97年与01年,也都是经济比较困难的。

简单评论一下7月份货币信贷数据

7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6999亿元,高于机构预测均值,但比我自己之前的估计要低一些。我觉得可能与7月份存款下降影响,因为存贷比在升高。从人民币新增贷款结构看,居民贷款基本持平,公司类中长期贷款多增,公司类短期贷款少增,票据融资多降。票据融资下降应该与六七月份流动性导致票据利率上升有一定关系。

7月份社会融资规模为0.8万亿元,为今年以来最低。环比少增的因素,除了人民币贷款少增,主要是外币贷款出现下降(1157亿元),这或许与外管局打击外币贷款套利有关。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