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付兵涛 > 2019年经济数据的惊喜与警惕

2019年经济数据的惊喜与警惕

  2020年1月17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19主要经济数据,今天粗略看了有关数据和国家统计局局长就2019年全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印象比较深的几点如下:

 
  第一,2019年增速重新领跑全球主要经济体。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990865亿元,比上年增长6.1%,在规模1万亿美元以上的经济体中是位居第一的。因为印度大概只增长5%多一点,所以中国增长6.1%,依然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冠军。
 
  第二,GDP规模稳居第二,轻松碾压后面的三四五六名。2019年我国GDP的总量是达到了99.1万亿元,接近100万亿元人民币。按照年平均汇率折算达到14.4万亿美元,占全球比重超过16%(已经接近日本在1995年顶峰时期占全球的比重),稳居世界第二。这与2018年世界排名第三、第四、第五、第六位的日本、德国、英国、法国四个主要发达国家2018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之和大体相当,他们之和加起来是在14.7万亿美元左右。回想一下,仅仅十年之前,中国的GDP还没有日本多。
 
  第三,人均GDP首次突破1万美元意义重大。2019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70892元,按年平均汇率折算达到了10276美元,突破了1万美元的大关,实现了新的跨越。注意了,这里面用的汇率是年平均汇率6.8985,如果使用2019年8月份7.1854的最低汇率,是到不了1万美元的。不过,年均汇率显然是更科学的,这也意味着,即使2020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加大双向波甚至再次跌破7,再考虑到GDP在2020年预计仍将增长6%以上(指名义增速),因此人均1万美元这个是铁定不会回去的。此前看到有网友评论说人均上1万美元人民币升值也功莫大焉,显然是外行人说话。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2018年人均GDP在1万美元以上的国家人口规模约15亿人。随着总人口达到14亿的中国步入人均GDP10000美元以上国家的行列,全球在这个行列的国家人口规模将接近30亿人。全球70多亿人口当中,由于中国的加入,有30亿人口人均GDP都达到了10000美元以上。这是人类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进步,也是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的新兴经济体对世界作出的贡献。   2018年全球中等收入国家人均GDP只有5000美元左右,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人均GDP也只有9000多美元,中国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意味着中国基本上已经成功迈出了中等收入陷阱,将是二战之后世界上人口过亿国家中率先、甚至唯一一个进入高收入国家的。   当然,高收入国家人均GDP在2018年超过4万亿美元,从这一点说,我们还不能沾沾自喜,距离真正的发达国家差距还很大,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第四,外贸外资逆势增长。2019年货物进出口总额比上年增长3.4%,出口增长5%,进口增长1.6%。货物贸易顺差比上年扩大25.4%。在全球跨境投资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从1-11月份的数据看,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长6%,全年有望超过1300亿美元。
 
  第五,经济增长出现积极改善迹象。2019年四季度尤其是11月、12月份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出现了积极变化。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与三季度是持平的,好于预期。从生产看,四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比三季度加快1个百分点。其中,12月份增长6.9%,比10、11月份分别加快了2.2、0.7个百分点。从需求看,四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7.8%,比三季度加快0.2个百分点。其中,12月份增长了8%,比10月份加快0.8个百分点,与11月份是持平的。12月份货物进出口总额增长12.7%,比11月份加快10.7个百分点。此外,前几天鹤总在美国发表演讲中也提到,今年一月份的高频数据也显示经济出现改善信号。国际基金组织已经把中国2020年经济增长的增速预测值又调高了0.2个百分点。
 
  第六,超大规模市场和内需的潜力巨大,旅游消费最靠谱也最值得期待。我国拥有14亿人口,也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消费市场。2019年,国内旅游约58亿人次,出境旅游超过1.4亿人次。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教育培训六大幸福产业供给与消费增势良好,但是相对来说,旅游消费是最成熟、最靠谱、潜力也最大的(延伸阅读:“2019年中经济盘点之二:奇高的消费者信心”)。  
 
  然后,2019年的数据中,也有一些值得警惕的:
 
一是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再次低于GDP实际增速,这将制约居民消费的潜力和信心。
 
二是2019年中国人口出生率是10.48‰,这是有史以来最低的数值,2019年出生人口比上年减少58万人。2019年出生人口中,二孩及以上孩次的比例达到了59.5%,一定程度上说明全面放开二孩政策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也说明鼓励二孩生育政策还有很多需要需要完善和改进的地方,例如在个税扣除中三岁以下孩子不允许扣除,难道三岁以下孩子不需要花钱么?除了奶粉钱,大多数城市二孩家庭都需要在孩子上幼儿园之前聘请保姆帮忙照顾孩子,这才是最大的支出。
 
三是居民收入分布偏右现象没有明显改观。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26523元,增长9%,中位数是平均数的86.3%。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39244元,增长7.8%,是平均数的92.6%;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14389元,增长10.1%,是平均数的89.8%。收入中位数低于平均数,意味着收入分布更多偏向高收入群体,2018年中位数是平均数的86.2%,这意味着2019年这一问题改进缓慢。另外,农村收入分布比城市更加偏右,可能是农村资源、机会更加不均等,也可能是农村救助机制、再分配机制比城市要差一些,例如农村就没有失业救助之说。从这个角度看,继续推动城镇化进程也是解决这一问题的一个途径。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