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付兵涛 > 说说那些不惧美联储的央行

说说那些不惧美联储的央行

前几天讲美联储可能于下半年降息(参见:美联储降息猜想),其中提到这么一段话:

“全球经济放缓,多个经济体开始降息。6月4日,澳洲联储宣布启动首次降息周期,下调现金利率(CASH RATE,澳大利亚基准利率)25个基点至1.25%。这是澳洲联储自2016年8月以来的首次降息。澳大利亚是继新西兰之后,第二个宣布降息的发达国家。除了这两个发达国家之外,有一些发展中国家也开始降息。5月7日,马来西亚央行宣布将隔夜政策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3%。这是该国自2016年7月以来首次下调基准利率。6月6日,印度央行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5.75%,为年内的第3次降息,利率降低至9年内最低水平,并将货币政策立场调整为宽松。”

首先必须坦白,这段话摘编自公开媒体报道,并没有对这些国家的政策利率变化情况一个个进行核实。晚上弄另外一个材料弄的心烦,干脆停下来对这几个“已经开始降息”的国家政策利率进行分析,发现问题可能并没有自己一开始理解的那么简单。上面那段话被用来支持美联储可能于下半年降息,其逻辑是既然别的国家都已经忍不住先于美国降息了,那么美联储降息还会远么?而这个逻辑的前提是,其他这几个国家的利率调整周期应该与美联储差不多,毕竟美联储被称为各国央行的央行,别的央行一般来说都应该看美联储脸色行事,至少是应该与美联储保持基本一致。这方面比较典型的国家和经济体,一个是加拿大,一个是香港,前者位置上紧邻美国、经济上紧靠美国,加拿大央行对美联储自然要亦步亦趋;后者是国际上少有的货币局汇率体制,香港金管局有法律义务维持港币与美元的汇率区间,最简单的做法就是保持利率调整上的高度同步。

可对前面提到的几个国家数据一个个看下来,发现事情可能并不像原来想象的那样。从下图可以看出,从2011年以来,澳大利亚其实一直都处于降息周期,期间于2016年8月到今年年初,澳大利亚保持了基准利率不变,或许可以视为对美联储这段时间内逐步生息的跟随。新西兰情况类似,但是它在美联储启动加息的2016年还连续进行了三次降息。至于印度央行,2016年到目前这三年多时间里,美联储持续、渐进式加息,印度的基准利率却经历了降息、加息、再降息的一个周期循环(下图)。马来西亚的基准利率调整则更显特别,2013年以来的五六年时间里,经历了升、降、升、降的箱体式变化(下图),其近期的降息显然更不能作为美联储可能降息的先行指标。

说说那些不怕美联储的央行说说那些不怕美联储的央行说说那些不怕美联储的央行

当然,独立于美联储进行利率政策调整的还有欧洲央行,但欧元作为全球第二大国际货币,欧元区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欧央行完全有实力独立行事。而这几个国家央行,经济规模要小的多,敢于逆美联储操作,按照汇率变化和国际资本流动的利率平价理论,似乎会面临较大的汇率贬值和资本外逃压力。就双边汇率来说,也确实如此。印度卢比、澳大利亚元过几年都对美元贬值不少。但是似乎没有听闻多少这些国家面临严重资本外逃风险的消息。特别是印度,近两年还是吸引了大量国际资本去投资,印度股市也一路高歌猛进。

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特别关注了印度,又看了一下印度的有效汇率走势,发现在过去20年里,印度名义有效汇率持续下降,而实际有效汇率保持总体稳定,这个倒是大为出乎意料。从印度近几年经济高速增长的角度,印度汇率包括有效汇率应该持续上升才对。目前能够想到的合理解释只能是:过去这些年中,印度的通胀率总体下降,导致在名义有效汇率下降的同时实际有效汇率基本稳定,而印度央行的持续降息,主要是基于国内通胀压力缓解的自然结果,而降息、名义汇率贬值等又反过来刺激了经济增长,经济增长带动资产价格上涨(股市繁荣),进而又吸引国际资本进入,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说说那些不怕美联储的央行说说那些不怕美联储的央行

当然,这里面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要打破汇率贬值恐惧症,更要打破汇率稳定的面子工程,以汇率自由浮动换取货币政策的独立自主,让内因充分发挥作用,摆脱外部政策波动的干扰。

 

 



 

 博主更多文章请长摁或扫描以下二维码关注公众号宏观涛评

 说说结构性政策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