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付兵涛 > 全球降息潮动,中国应否跟进?如何跟进?

全球降息潮动,中国应否跟进?如何跟进?

北京时间81日凌晨,美联储宣布将基准利率目标范围下调25个基点,至 2.00%-2.25%。此外,美联储还宣布将在81结束“缩表”,比此前公布的计划提前两个月。这是自200812月以来美联储首次降息。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和刺激美国经济复苏,美联储曾于200812月将联邦基金利率降至0至0.25%的超低水平,直至201512月将利率上调0.25个百分点。此后,美联储这一轮加息周期共发生了次加息,其中次加息发生在 2018 年,分别在 2018 月、月、月和 12 月。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降息是为了在风险中维持有利的经济前景,今年不断增加的政策支持帮助经济处于正轨,降息是经济周期中期的调整,并非长期降息周期的开始。尽管如此,但是此次降息将大概率开启美联储连续降息的窗口。政策声明后,CME联邦基金利率期货显示,美联储9月降息25个基点概率分别为88.8%

 

在美联储降息四小时内,已有巴西、阿联酋、巴林和沙特等四国跟随降息,其中,巴西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从 6.50%下调 50个基点至6.00%8日早,香港金管局将基准利率下调 25个基点至 2.50%。在美国降息之前,全球已有新西兰、澳洲、俄罗斯、马来西亚等 20 多个国家在今年调低了利率。欧央行虽然还没有降息,但释放了再度量化宽松的口风:725日的欧洲央行会议在保持利率不变的同时,调整前瞻性指引,预期关键利率至少到 2020 年上半年将“保持或低于当前水平”。

 

美联储此次降息,基本符合自己之前的判断(参见此前文章:《美联储降息猜想》、《说说那些不怕美联储的央行》)。现在的问题在于,面对全球各国央行纷纷降息的大背景,中国该如何应对?跟进降息?保持不动?

 

面对经济持续下行的压力,从稳定经济增长、帮助企业进一步降低融资成本的角度,似乎应该确实应该跟进降息。那么,如何降?

 

选项之一,降低央行货币市场政策利率,包括逆回购和借贷便利利率,引导市场利率进一步下行。毕竟,此前美联储2015年到2017年的几次加息,央行都随之调高了逆回购和借贷便利利率,算是跟进加息了。现在跟进下调货币市场政策利率也顺理成章。不过,得益于今年以来相对宽松的货币投放,今年以来货币市场利率已经处于较低水平,最关键的,对大多数企业来说更重要的银行贷款利率与货币市场利率关联度较小,降低货币市场政策利率对其影响不大。

 

选项之二,直接降低央行存贷款基准利率,或者非对称降息,只降低贷款基准利率。但是这受到两个制约。第一,央行正在考虑推进利率并轨(参见之前文章《对利率两轨合一轨的冷思考》),一直试图淡化存贷款基准利率,包括此前跟进美联储加息都没有动基准利率,央行应该不太愿意在这个改革即将启动的时刻再动基准利率。第二,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房住不炒,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内稳定经济增长的政策选项。但是如果降低存贷款基准利率,很可能会在事实上为房价再次上涨创造货币和利率条件。

 

选项三,立即启动分两步走的利率并轨。不过,直接一步到位的并轨条件并不成熟:比如,各银行的技术准备不一定到位(如系统开发和升级)。再比如,对市场上说的比较多的作为贷款基准利率替代的LPR,目前仍然没有进行改革(参见之前文章《贷款基础利率(LPR)改革方案猜想》、贷款基础利率(LPR)改革方案猜想(续))。基于此,个人的建议是,启动两步走的利率并轨第一步,立即改革LPR生成机制,使之更能反映市场利率走势。但是考虑到LPR改革之初,各种不确定还比较多,还不宜立即进行大规模的推广应用,因此,暂不宣布取消贷款基准利率。但是,第二步,立即要求各银行在新发放贷款时,特别是新发放企业贷款,必须采用新的LPR作为定价基准。对于银行住房按揭贷款、房地产开发贷款、公积金贷款等,仍然参照贷款基准利率定价。对于银行存量贷款,暂不做强制性的整改要求。

 

 



完整原文及博主更多文章请长摁或扫描以下二维码关注公众号宏观涛评 

 

 说说结构性政策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