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付兵涛 > 美国降息、联储独立性及美国经济的真正风险

美国降息、联储独立性及美国经济的真正风险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于当地时间33日出人意料地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降低联邦基金利率50个基点至1%-1.25%

 

美联储官方网站33日上午10发了一个非常简短的公开操作委员声明:

 

The fundamentals of the U.S. economy remain strong. However, the coronavirus poses evolving risks to economic activity. In light of these risks and in support of achieving its maximum employment and price stability goals, the 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 decided today to lower the target range for the federal funds rate by 1/2 percentage point, to 1 to 11/4 percent. The Committee is closely monitoring developments and their implications for the economic outlook and will use its tools and act as appropriate to support the economy

 

意思也很简单,降息是为了防范新冠病毒对经济的风险,以确保实现美联储最大化就业和价格稳定的目标。并说美联储会继续密切监测形势进展和经济影响,并使用合适方式支持经济。

 

一般认为,美联储降息,与其说是担心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毋宁说是意在阻止美国股市继续大幅下跌。在此前的一周中,美国道指跌幅超过10%。原因很简单,美国虽然华盛顿州新冠确诊病例较多,但是全国来看确诊感染人数并不多,川普也一再强调整体风险可控,对经济基本面的影响更是远没有显现。从低频数据看,就业、GDP增速都表现正常。从高频数据看,2月美国供应管理协会制造业PMI50.1%,环比略有回落,但仍在50%的强弱分界线之上,比日本、欧元区都高,更是远高于中国(35.7%)。美联储的声明自己也说,美国经济仍然强劲(economy remain strong)。

 

只可惜,投资者资本市场并不领情,在美联储如此强势反应下,33日美股延续了震荡走势,美三大股指窄幅高开后快速下探跌幅均超1%,随后在美联储将基准利率下调50个基点消息刺激下直线拉升均涨超1.2%,随即深度下探,其中道指从高位下挫近1400点后小幅反弹,但跌幅仍高达近800点。

 

美联储降息、股市继续大跌,出现这种反常情况,直观的理解,就是市场可能认为美国新冠疫情的真实形势可能比目前官方公布的要严重,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冲击也会要比目前高频数据显示的要大的多(例如31日公布的2月份PMI可能更多反映了2月上旬的情况)。例如,有分析指出,二战以来,美国道指周跌幅只有5次,第一次是1987年黑色星期一;第二次是20004月美国科技股泡沫破裂;第三次是2001911冲击;第四次是200810月雷曼兄弟倒闭;第五次就是今年2月份的这最后一周。如果我们接受美国股市确实是美国经济的晴雨表、而且一般会领先宏观经济指标的话,我们也可以说,美国经济前景确实非常不妙,而美联储充分汲取了之前的教训(之前不太关注资本市场走势),确认了资本市场对经济先行指标意义,并从维护金融稳定的角度,提前做出了政策反应。

 

但即使这样,美联储的降息决定还是有些反常。第一,市场预期到了美联储将降息,但未有料到降的幅度一下子就是50个基点。要知道,这使得美国又靠近了近零利率的水平线, 极大压缩了美联储后续的政策空间。第二,在美联储原定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全年会议日程中,按照原定计划,3月份的议息会议将在317-18日举行,为什么半个月就等不及了。

 

再进一步,我觉得,市场可能意识到,美联储的这次莽撞降息行为,代表了另外一个危险的苗头:美联储本来就不稳固的独立性(当然,美联储本来就没有什么真正的独立性,参见欧美央行独立性幻觉”),在川普的淫威下,正在一步步丧失殆尽。美国经济失去长期以来的美联储精英控制,沦为华盛顿政客们的政治工具,以至于在即将到来的经济危机中丧失理性与调控失策,那才是美国经济最大的风险。

 

川普对美联储的干预是赤裸的、毫不避讳的:美联储降息消息发布后,美国总统特朗普马上在推特上发表看法,要求美联储采取更宽松的政策。虽然美联储距离零利率已经很近了,但是还可以继续扩表放水,也可以学习欧洲、日本等央行实行负利率。问题是,这些对美国经济真的是正确的么?尤其是如果这些决策是在川普压力下做出来的话。

 

我之前说过欧美央行并没有真正的独立性,但是至少二战后的几十年中,美联储事实上还是用了很多决策上的独立性,这取决于美国从国会、总统(代表行政部门)以及社会各界的自觉和自制,认为央行调控是非常专业的事儿,需要专业的人来干,交给专业的人干就行了,也非常信任专业的人。因此,我们看到,过去历届美联储主席都是经济学博士(现任除外)。我们也看到,在2008年的美国经济危机中,时任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都充分信任美联储主席和财政部长,给他们充分的授权来决定做什么、怎么做和什么时候做。伯南克的回忆录《行动的勇气》、鲍尔森的回忆录《峭壁边缘》以及《大而不倒》等书籍,都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记录。

 

美国经济这首豪华巨轮,以前的掌舵者是财政部长、联储主席等专业人士;但是现在,专业人士逐步失去话语权,而由并非专业人士的总统来直接掌舵了,你说最大的风险在哪里?



推荐 1